2021 这些村子在抖音火了

2022年7月28日 by 没有评论

过去一年,不少村子在抖音走红。短视频记录着我们和村子的每一次相遇,也见证着村子的点滴改变。

原本灰白色的小屯村,如今一眼望去,满是缤纷的色彩;黑沟村不为人知的云海秘境,有了好听的新名字“华尖云峰”;横樟村卖不出去的土蜂蜜,正通过直播销往全国各地;过去不通车的焕河村,开始修建停车场,为新一年的旅游旺季做准备。

2019年底,因疫情滞留新乡家中的90后小伙尚勤杰,受邀来小屯村画画。村子不临公路,收不到快递,也很少见到年轻人。一到晚上,老人和孩子们总是早早睡下,看不到几家灯光。

但对爱好绘画的尚勤杰来说,这里却是绝佳的创作场地。村里灰白色的墙面是他的画布,选题的边界由他自由发挥。一年多的时间里,他在这里完成了60多幅作品。闲暇之余,尚勤杰会把自己画墙绘的过程拍摄下来,发在自己的抖音账号@大新同学上。

田园风光、经典卡通、国潮动漫色彩为村里注入活力,也带来关注。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在抖音同城页面关注到“童话世界”般的小屯村,昔日的贫困村渐渐成为网上有名的打卡地。

2021年春节,只有400多口人的小屯村迎来旅游高峰,日均客流量超过5000。村道上,不少人家支起了小摊,卖小吃、卖特产,几天就顶过去种地一年的收入。村里还特别引进了灯光秀、观光小火车等项目,借势打造起集餐饮、民宿、娱乐于一体的旅游模式。

袁小波是村里第一个买四轮沙滩摩托的人。不少上下山的游客宁愿晚一点走,也要排队等他的大四轮。四轮摩托行得稳,不仅是交通工具,还是个酷炫的娱乐玩具,拍照也好看。

2020年开始,袁小波拜师援藏干部任显侨,学起了短视频拍摄。师傅给村里最高处的“道堂子”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“华尖云峰”。这也成为袁小波的抖音账号名。

视频带火了村里的旅游。袁小波为此新添了两辆四轮摩托,专门用来载游客出行。生意最好的时候,摩托车加山顶住宿,一个月就能有5万元收入。

村里滞销的优质农产品也有了销路。黑沟村走红后,成都一家药企负责人曾通过抖音私信询问任显侨,村里是否有波棱瓜。那是一种只生长于海拔两千多米处的药材,正是黑沟村的特产之一。第二天,任显侨和村长就给对方送去了样品。最终,村里售出了8000多斤波棱瓜,一下带来了40多万元收入。

带头的@麻功佐横樟土蜂蜜是位80后,祖孙三代都和蜜蜂打交道。但在过去,这并不是什么上台面的行当。“少壮不努力,长大卖蜂蜜”是爷爷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这不仅是因为养蜂过程中随时会面临被蛰被咬的危险,更是因为蜂蜜不容易卖个好价钱,很难养家糊口。受限于交通,当地卖蜂蜜主要靠零散的蜂蜜贩子进村收蜜,费用要等蜂蜜转卖给代工厂后才能结算。

短视频和直播打破了这种地理上的限制。凭借一条几十秒的短视频,麻功佐就卖出了20多万元的土蜂蜜。“我跟爷爷说在抖音卖出去很多蜂蜜,他问我是不是吹牛”,麻功佐说。

年少时一起从蜂桶里偷蜜吃的玩伴们也陆续返乡,和他一起干起了直播带货。过去卖不出去的土蜂蜜,现在常常不够卖。麻功佐他们也开始带动周边其他村子的农户一起养蜂。当地的红薯干、笋干等农产品也就此被销往全国各地。据不完全统计,这支由返乡青年组成的直播团队,带动了松阳县300余名低收入农民实现就业、创业。

这个藏在贵州铜仁德江县大山深处的土家族村寨,2014年才修了通往县城的水泥公路。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村里都不通车,自然也没有发展餐饮的需要。

2021年夏天,凭借@古村乐乐、@黔东农仓两个抖音大号,焕河村走红网络,2个月就接待了超5万名游客。

此前一直在外地开网约车的赵江因此选择了回乡。简单休整一番后,他和爱人在自家老院子里经营起了农家乐。受限于场地和人手,农家乐每天只能接待30多位游客,但赵江却很满足。“一个月能挣八九千,和我之前开网约车的收入差不多,但轻松很多。”更重要的是,他和妻子终于有了每天陪孩子上下学的时间,过去因四处奔波错过的相守得以实现。

现在,来这里自驾游的车辆常常在村口排成长龙,过去不通车的焕河村,甚至开始堵车。冬季进入旅游淡季后,村里第一时间把修停车场提上了日程,预计完工后可以容纳至少80个停车位。与此同时,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,焕河村还新添了消防设施、公厕、指引路牌,建起了人行步道、文化休闲健身广场。

计划主要包括“新农人职业培训”“山货上头条”“山里DOU是好风光”三个项目,分别聚焦乡村的人、货、景,开展乡村人才培训,促进农产品销售,带动乡村文旅发展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